手机版??全本小说??排行榜
正文

禄东赞正欲说话,忽闻门外脚步声响,片刻之后,一个赤红脸膛、身材魁伟的男人步入堂内,站住身形,施礼道:“臣下觐见赞普。”

松赞干布面容稍霁,展颜道:“桑布扎兄弟,你总算是回来了!”全职法》师小说网》Www.QZfSXS.CoM

遂向这人招手,待到这人来到他身前,他便亲热的拉住他的手,让其坐在自己身边。

禄东赞亦是满面笑容,温言道:“教化万民,修习文字,固然伟大壮阔,但也的确是一件非常耗费心血的事情,桑布扎幸苦了。”

这身材魁伟的男人露出一副反差极大的腼腆笑容,轻声细气道:“大论谬赞了,辛苦自然是辛苦一些,但是每日里都难帮助更多人修习藏文,看着赞普的江山一天一天的稳固、一天一天的强大,实在是一件非常愉悦的事情。再者说,吾所耗费的更多乃是体力,哪比得上大论每日里劳心费神处理国事呢?”

松赞干布哈哈一笑,慨然道:“汝等皆是吾之手足,更是吐蕃之功臣,赫赫功勋纵然万年之后依旧照耀吐蕃,为万民所敬仰钦佩!”

这个身材魁伟的男人,名叫吞弥·桑布扎,官拜御前大臣,与禄东赞一样,都是松赞干布绝对信赖倚重之人。

而在民间,他的地位更甚于大论禄东赞!

多年之前,松赞干布继位不久,便意思到文字对于一个民族的重要性,没有文字,便没有办法发布政令,没有办法书写法律,没有办法翻译佛经,更不能将整个民族融合在一起,拥有源远流长的文化。

所以,他继位之后的第一件事,便是矢志于创立吐蕃自己的文字。

吞弥桑布扎很小的时候便是当地的神童,后来收到松赞干布的礼遇,成为第一批被松赞干布送予天竺学习文化的人,十五岁时便奉藏王松赞干布之命前往天竺求学,曾奉命带领十六名吐蕃青年,携许多黄金,途经异国的奇禽猛兽禁区,克服热带气候的不适,坚持前往天竺,拜师访友,受业于天智狮子和婆罗门利敬,学习古梵文和天竺文字,敬重佛法,精研佛学。

历经七年努力学习梵文、语法、诗学、佛经,回到吐蕃之后创立了吐蕃自己的文字,松赞干布对于文字的信仰与崇拜,尽皆在吞弥桑布扎的身上得到完成,对其极尽宠信,官拜御前大臣,仅次于大论禄东赞。

可以说,吞弥桑布扎是一个智慧绝对不亚于禄东赞的智者,但是他将自己的精力全部放在教谕万民修文习字之上,很少过问俗务,是吐蕃王朝当中特立独行的一位,与所有的大臣都没有利益上的冲突,同时受到所有人的尊敬,地位超然。

……

吞弥桑布扎面相粗犷,但性格细腻,笑问道:“不知赞普与大论在商议何事?”

松赞干布笑容淡了下来,禄东赞只好将事情详细解说,末了,他说道:“以我之见,正面与大唐开战殊为不智,如今大唐举国之力尽皆东倾,意欲一举攻克高句丽,将那一块历史之上从未臣服于中原王朝的土地纳入版图之内,成就大唐皇帝的宏图伟业,所以在西域难免难以兼顾。如今突厥余孽矢志复国,希望在西域死灰复燃,勾连不甘臣服于大唐的西域诸国,意欲断绝丝绸之路。更有甚者,阿拉伯帝国已经开始了征伐***世界的脚步,波斯王朝已然覆灭,其王子伊嗣埃三世逃亡吐火罗斯坦,阿拉伯铁骑紧追不舍,兵锋已经抵达素叶城附近,再进一步,便将闯入大唐的安西都护府疆界之内,以大唐国力之强盛、士气之高涨,焉能容许被强敌侵犯疆域?而阿拉伯忒起趾高气扬、目无余子,未必就会忌惮于大唐之强悍,甚至于,说不准还有横扫西域、越过葱岭,兵锋征服中国之野心!”

干瘦的面容每一条皱纹都在发光,一双眼眸尤其亮得吓人,兴奋异常道:“如此之西域,已然乱象纷呈,大唐无暇西顾,西域诸国心思各异,突厥矢志复国,阿拉伯大军压境……大战一触即发,不可避免!若吾所料不差,一旦战事开启,大唐必然腹背受敌、独立难支,届时吾吐蕃或可出兵葱岭,截断丝绸之路,厉兵秣马威压于阗和疏勒,则彼时大唐尚在全力东征,赞普可顺势向大唐求亲!”

松赞干布精神一振,这哪里是求亲?这简直就是上门勒索!

吞弥桑布扎更是抚掌大笑:“要么大唐皇帝答允吐蕃之求亲,签署合约赠送财富,两国缔结秦晋之好,要么吾吐蕃干脆就占据葱岭截断丝绸之路,进而居高临下俯视西域,随时随地都能在诸方混战之中渔翁得利!妙哉,大论不愧是吐蕃第一智者,此番驱虎吞狼之计,天下无双!”

禄东赞亦是难抑得意之情,却极力谦虚道:“不过是风云际会、得于天时而已,智者之誉,愧不敢当,愧不敢当。”

在吞弥桑布扎面前,纵然他再是自负,亦不敢自称一句“吐蕃第一智者”……

旋即,两人都看向松赞干布,无论计策多么精妙,最终都要这位吐蕃赞普拟定决策。

松赞干布沉吟半晌,依旧纠结犹豫。

说到底,他不愿此时于大唐开战,更不愿迎娶以为大唐公主回来,却因此而冷落了泥婆罗的尺尊公主,导致吐蕃与天竺教派之间产生隔阂,使得吐蕃内部不靖,动摇自己的统治。

正自犹豫之间,忽闻门外又有一阵脚步疾响,须臾之后,一名身材矮壮、一身革甲的壮年将军大步走入堂内,先是施礼,继而风风火火说道:“启禀赞普,刚刚得到消息,乙毗咄陆可汗兴兵反唐,已于月余之前偷袭了大唐安西都护府的军队,于阗、疏勒等国蠢蠢欲动,似有反叛之意!”

此人乃是松赞干布最器重的大臣赤桑扬顿,禄东赞与吞弥桑布扎对视一眼,齐齐起身,冲着松赞干布一揖及地,齐声道:“上苍庇佑,机不可失,还请赞普速下决断!”

松赞干布还有什么好说的?

所有的情况都被这两人分析得透彻,国家大事洞若观火,利弊得失清清楚楚,若是此刻依旧摇摆不定、优柔寡断,那他也就不是吐蕃的一代雄主,纵横高原的松赞干布了!

当即霍然起身,大声道:“传吾令谕,聚集五万兵马,由赤桑扬顿统帅,即刻兵发葱岭,威压于阗、疏勒等国,密切注意西突厥、阿拉伯以及唐军的动向,唯有吾令谕之前,不得擅自开战!”

“喏!”

赤桑扬顿神情兴奋,轰然应命。

旋即,松赞干布又转向禄东赞,上前一步,躬身施礼,慨然道:“还是要劳烦大论,不远万里、跋山涉水再去长安一趟,将吾之诚意告知于大唐皇帝,无论如何,都要求亲成功!吐蕃之万世子孙,将会因此铭记大论,永志不忘!”

禄东赞不敢受礼,起身拜伏于地,肃容道:“岂敢蒙受赞普大礼?禄东赞职责所在,纵然千山万水,义不容辞!此番前去长安,纵然赴汤蹈火,亦要促成两国合盟,为赞普求娶大唐公主!”

吞弥桑布扎亦深深施礼,对禄东赞说道:“长路迢迢,还望大论保重身体,吾在逻些城备下青稞酒,等着大论凯旋之日,共谋一醉!”

自古以来,行路难,难于上青天。

吐蕃地处高原,山岭纵横河谷密布,由此而去长安不下数千里,沿途穷山恶水戈壁沙漠,纵然有大军随行护卫,但是对于年事渐高的禄东赞来说,亦不啻于一次地狱之行,稍有不慎,便命丧半途。

前往长安,几乎拿命去拼!

怎能不致以崇敬之意?

当即,松赞干布颁布令谕聚集五万兵马,由赤桑扬顿统帅,直入葱岭,进逼西域诸国,蓄势待发,待价而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