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全本小说??排行榜
朱阿大在众兄弟中向来威信极高,此时他不让开枪,包括阿明在内的手下人便统统放下武器,那少校回头看到了一眼已经坐上军车的朱瑾瑜,又意味深长地看了朱阿大等人一眼,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而后转身大手一挥,引擎声几乎同时响起,浩浩荡荡地向着远方而去。

“阿大,现在怎么办?”阿明爬上一棵双人合围的松树,远远眺望了一眼,又敏捷地从树上滑了下来,问道,“他们已经走远了,要不要跟上去?”

朱阿大微微摇头道:“你觉得他会去哪儿?”

阿明想了想,一脸茫然道:“他已经上了官方的正式通缉名单,京城应该是回不去了。”

朱阿大却笑了笑,说道:“我反倒觉得,他这个时候最有可能去的地方就是京城,因为只有回京城,他才有翻身的可能性。若是这个时候逃出国去,这辈子也就只能在海外流亡了,这会比杀了他还要更让他难受。”

阿明迟疑了一下才道:“可是现在他已经被通缉了……”

朱阿大脸上的笑容缓缓收敛:“他在军方的特种部队服役过,伪装侦察对他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我现在好奇的是,李云道会不会放他回去!”

阿明奇道:“不是说好了把他交给我们处置吗?”

朱阿大轻轻在阿明肩膀上拍了拍道:“这就是李云道这类聪明人的恐怖之处,明明他已经把人交给我处置了,但现在人从我手里逃走了,我仍旧觉得他应该还有后招!”

阿明道:“人在军方的人手里,李云道就算是二部的话事人,手伸得再长也伸不到地方驻军这里啊!”

朱阿大抬手狠狠搓了搓脸:“别想那么多了,早些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我估计当地驻军待会儿应该还会派人过来,地雷没炸迟早是个阴患,工兵应该就在路上。走吧,去城里找个地方住下来,我倒真的想看看,李云道用什么法子把这只被驻军保护在笼子的公孔雀掐死。”

阿明点点头,深以为然道:“要是这样都能把朱瑾瑜那头恶魔弄死,我一辈子给他做牛做马都乐意。”

朱阿大看着落在林间的斑驳阳光,微微一笑道:“话不要说得太满,李云道是一个很擅长创造奇迹的人。”

阿明哼了哼:“没看出来……”

双子城,李云道与薄家兄弟以及欧阳靖相对而坐,彭仕超陪着笑坐在一旁:“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薄家兄弟与李云道本就相熟,自然对他亲自来营救是感激涕零的,更何况,他们并不清楚李云道跟老谢尔盖究竟达成了什么协议才如此轻松地将他们救出来,照以往的惯例,这样的营救,二部往往是要付出不小的代价的。

只有欧阳靖一个人阴沉着脸,过了片刻,终于忍不住用手指在桌上重重敲了几下,瞪着李云道说道:“主任,你不觉得你这么做,太冒险了点吗?”

薄家兄弟和彭仕超同时一愣,而后那兄弟二人面露苦笑之色,彭仕超却是不等李云道开口,便抢先一拍桌子道:“欧阳你几个意思?合着主任冒着生命危险把你救出来,你还恩将仇报了?”

彭仕超和欧阳靖都是二部外勤司的老特工,两人行事风格颇为不同,之前又分管不同的条线,平日里倒也没什么冲突,但欧阳靖看不惯彭仕超溜须拍马的作派,彭仕超也看不惯欧阳靖放浪不羁的行事方式,没想到今天在这间会议室里起了正面冲突。全职法师小说♂网♂WwW.qzFSxs.cOM

欧阳靖冲彭仕超翻了个白眼:“彭胖子,想拍领导马屁待会儿有的是时间,我在这儿说正事儿,你别他娘的在这儿瞎献殷勤。对了,领导的马桶也许还没刷,抓紧去吧!”

二部的人行事风格多数都是不拘一格的,欧阳靖个怀更甚,一句话便将彭仕超气得胖脸涨成猪肝色,只听得彭胖子一拍桌子,站起身指着欧阳靖道:“姓欧阳的,你别欺人太甚,不就是立过几次功嘛, 在二部混的,谁没立过功?别以为你以前用潜水艇运武器的事情别人不知道,把别人当傻子吗?”

欧阳靖原本倒是一脸不在乎,听彭胖子提到“潜水艇运武器”这件事,此时脸色大变,眼中凶光逼人。

薄家兄弟在二部里的身份很特殊,因为之前的涉黑背景,所以在二部行事时万份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好便有人将从前的旧账翻出来说事儿,只是到了这个程度,不出来劝一劝似乎不太好,只是他们正欲开口,却见对面的李云道冲他们使了个眼神,兄弟俩立刻会意,继续看向几乎要动手的欧阳靖和彭仕超。

“彭胖子,用潜水艇运武器,那是得了秦老首肯的,那是绝密信息,你又是如何知道的?”欧阳靖冷笑着看向彭仕超。

“绝密?我呸,整个辽东都知道是你运的货,还绝密,好意思说!”彭胖子不屑地挥了挥满是肥肉的右手,“你信不信,我要是想知道你那次运出去的都有些啥,不出一天,我就能搞到明细!”

听他这么说,欧阳靖似乎松了口气,嘴角轻扬起来:“信,谁不知道你彭处长在辽东黑白通吃?跟俄国人、韩国人都眉来眼去的,谁知道有没有把我们的情报卖给过敌人……”

这下彭仕超急眼了,一拍桌子,指头颤抖着指向欧阳靖:“混账,你血口喷人!”

欧阳靖明显情绪控制上更胜一筹,轻笑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

彭仕超怒道:“你有什么证据?”

欧阳靖道:“我没有,你扪心自问吧!”

“你……”彭胖子气得浑身肥肉乱颤,鼻孔微微地一张一翕,如同一头随时都会冲上去掀翻对手的野猪。

就在这时,李云道终于开口:“好了,都少说两句!”

他的声音不高,却极为威严,如同斗鸡的两人这才不得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互视彼此。

薄大车见状,主动道:“主任,跟谢尔盖的人之前动手时,我的手腕受了些伤,要不我先去处理一下,回头你空了,我再单独跟你汇报工作。”

李云道点点头:“小车,你去帮忙。”

等薄家兄弟离开了会议室,李云道徒然声音提高:“都想不想在二部干了?不想的话,就趁早滚蛋!若是觉得在我手下干不下去,也趁早走,二部的庙小,供不起你们两尊大菩萨!”

两人见顶头上司都会发了火,便也不好再跟对方纠缠,纷纷道歉。

“主任,我不是这个意思!”

“主任,您误会了!”

李云道轻哼一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干嘛,这一唱一和的,在我面前演戏呢?欧阳靖,彭胖子救过你的命,你怎么不说?彭处长,欧阳靖曾经冒着生命危险把你儿子从敌人手里弄出来,你不会忘了吧?”

这话一说,欧阳靖和彭仕超同时尴尬地笑了起来,对视一眼,心中对这位年轻二部掌舵人的佩服又深了几份。

“主任,我其实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觉得,你都是这么大的领导了,还亲自以身涉险,这样不合适!”欧阳靖又恢复了以往那副嘻嘻哈哈的样子。

“主任,我也不是要真的跟欧阳较劲,我们平时就这样,嘻嘻哈哈,打打闹闹,最后还是兄弟!”他倒是有些忐忑地看着李云道,这些日子他跟年轻上司相处的时间比较多,越是接触便越觉得心惊,今天的这番试探,更是让他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此时便有些后悔答应欧阳那小子演这场苦肉计。

李云道看了两人一眼,而后轻笑一声:“我知道,你们觉得我太年轻,无论是资历上还是经验上,也许都成为不了一个合格的二部掌舵人……”

欧阳和彭胖子两人连忙摇头,异口同声道:“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现在解释也没用了,反正我是认定你们是这个意思了……”李云道似笑非笑地看着脸色微变的两人,接着道,“不过这也没关系,因为这是人之常情,二部毕竟身负重任,这个国门可不像足球队的守门员那么轻松就能应付的,弄不好便事关无数人的性命,所以你们谨慎些也是可以理解的。”

欧阳靖和彭仕超二人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却徒然又听李云道说道:“但眼下我是二部的掌舵人,这条船在我手里,为了确保船的航向和船上的绝大多数人,有异心的,我会统统踢下船。”

听到这话,两人又何尝不知这是一种深层次的警告?

最后,李云道嘴角微微勾起,看向两人道:“二部现在出了些蛀虫,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来捉虫子?”

两人如同坐在汹涌波涛中的一叶扁舟上,时起时伏,再看眼前的年轻话事人更是觉得对方高深莫测。

“不过,眼下还有一件事要处理,那个叫朱瑾瑜的连环杀手正在被警方通缉,此人之前潜入双子城意图不轨,现在应该正在回京的途中,两位……”

“主任,我去!”

两人主动请缨。